關於『台派的盲點(2)----台灣人,幹你娘』之我見

Posted by : antithesis | 2012年3月29日 星期四 | Published in

偶然在網路上讀到這篇『台派的盲點(2)----台灣人,幹你娘』,在此略事陳述個人讀後觀感。
http://ichiku37.blogspot.jp/2012/03/2.html

關於士林王家自抗爭至強制拆除的始末,乃至對昏庸蠻橫的郝市政府、惟利是圖的建商的抨擊,網路上已有太多高人闡述,在此略過不表。個人是認為王家等二戶,當然與其他36戶的利益(這些住戶的利益剛好又與建商的利益息息相關)同樣值得維護。政府堅持拆除是依法行事,以及學者指責都更法不合情裡,也各有其立論基礎。這社會需要的 是反對說法之間的磨合,而這回卻在官商的粗糙行事與民眾激情抗爭中淪為政治問題,成了對執政者不滿的宣泄出口,到頭來各方皆輸。
瞧,連Freddy都在場,難道不是政治問題?當年扁市長拆除十四、十五號公園預 定地鬧出人命時,Freddy人在哪裡?
只希望大家能從這回的尖銳對立中記取教訓,將此視為一檢討惡法的契機,並在強硬拆除後給予王家從優賠償,以還侵其權一個公道。

然,對這篇文章的顛倒是非,可就有些話要說了。這裡反映的,正巧是名符其實的“台派的盲點”。長期以來台派對日本一廂情願的“理想鄉”想像,以及不知是出於刻意還是無知的歷史失憶,恰巧暴露出與作者想法類似者的激情有餘、理性不足。

自稱「台灣製造,日本仕上」的作者對其生長的島國人民怒吼幹你娘,當然是出於對扶不起的阿斗的善意興嘆,但對深植內心的自傲與對其他同胞的不屑也可見一斑,到頭來這還是擺脫不了作者極力撻伐的封建,也就是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士大夫觀念,彷彿全台灣人都是有待他教育的刁民。筆者也曾旅居日本多年,拿過終生合法居留權,赴美讀書時也娶過美國籍的前妻,學成後留在日本或美國為國爭光,當然不失為誘人選項。但到頭來也沒想過十八趴、或加入K黨當官什麼的便毅然回國,甚至因此痛失第一段婚姻,不外乎是出於對父母長輩想念與思鄉之情,雖然混得高不成低不就,也算是誠實繳稅並為這塊土地服務。說這封建也好,至少個人感覺是問心無愧。作者一竿子打翻一條船的偏激言論,個人是認為欠眾多抱持善意歸國的學子一個道歉。
雖不知是如何,但從作者的辱罵看來,他說的寫的或許不是下三濫的日語日文,不過對日本近代史的認識似乎是下三濫水平,對60年代初期起鬧了整整30年的成田鬥爭似乎一無所知。
建設成田機場的鬥爭,肇始於日本政府的應對粗糙,事前既疏於說明,又連替代用地都沒好好準備,就勒令戰後入駐當地畜牧耕作的農戶遷移。第一個開刀目標,就是被選為農場經營楷模的富里地區(這和師大夜市風波是不是有點神似?)。1966年7月20日,當地農民便組成受新左翼勢力支援的「三里塚芝山連合空港反對同盟」,展開了長期抗爭。當時適逢全共鬥時代,左派學生當然沒有缺席,紛紛起而響應聲援農民,連年與警方爆發多場激烈「戰役」,石頭、棍棒、火焰瓶紛紛出籠。幾年下來雙方各有傷亡,1971年的東峰十字路事件,甚至造成了三名警察死亡的悲劇。機場啓用後,還發生了塔台佔領事件,與連結成田機場的京成線電車縱火事件。整件事直到總理在1995年向反對同盟公開道歉才算落幕。2008年,安倍晉三時期的法務大臣千葉景子被爆出當年曾參與抗爭,以火焰瓶造成警方燒傷,遭日本右翼輿論(筆者認為就是主流輿論)抨擊得體無完膚,指其為「坐領162萬圓月薪的北韓同路人」云云。
雖然至今仍有少數「一坪地主」據地堅持、不願退讓,成田成為日本首屈一指的國際機場已是不爭的事實。火焰瓶抗爭的激情早已成為風逝的過去,如今連義憤填膺的此文作者,對遭侵權的農戶也未表任何同情,似乎以為這種事,在日本這值得他奉獻一生的國家裡從未發生過。

「日本是個重視價值的地方,錢只是價值的其中一個」,一點也沒錯。但作者怎知對大多數日本人來說,錢就不是考量上佔比最高的價值?筆者80年代在日本唸高中時,適逢泡沫經濟時期,舉國房地產炒得居高不下,驅趕釘子戶的故事當然俯首皆是。當年日本政商是如何處理?不外乎是建設公司找一堆黑衣人鎮日在該戶人家門外恐嚇騷擾,或夜半於其門外大唱卡拉OK啥的。這可有比士林這場風波人道多少?
筆者也認為,認同作者這句話的,應該到也曾發生過抗爭,最後得以保全的「東京最後下町」下北澤瞧瞧當地的美麗風情,回來與咱們的士林兩相比較後,再告訴筆者什麼叫價值。

當然,並不是說日本當年釘子戶與蠻橫建商的對峙,以及成田機場預定地的抗爭,因日本有了亮麗的街景、與成田機場這風光的新門面而失去意義。這類運動豐富了日本的文化內涵,出於義憤的抗爭本來就是該容許的,相信早些年的樂生,以及這回的文林苑,都將在台灣追求正義的歷史上留下一筆痕跡。

筆者無意為士林王家事件的任何一方、或任何意見背書,純粹陳述對此文作者心態的觀感。總之,作者通篇的偏激風涼話,某種程度上也讓我佩服。唯一的意見,是在資本主義與政治機器的運作下,世上沒有一個角落是仁慈的。真正的人道樂土,還有待大家在自己的土地上開創。


附檔:1971年,成田鬥爭之「東峰十字路事件」的火焰瓶抗爭

(5) Comments

  1. ichiku37 said...

    抱歉,我就是你口中那位日本歷史認識是下三濫水準的原文作者。

    你會覺得我不知道三里塚事件,那是你自己的幻想。而會把左派鬥爭和這次王家事件的合法產權綁在一起,您也算是一絕。

    日本當然不是一開始就建立起現在的價值。我很好奇,在你提出「過去日本還不是一樣」這種烏鴉論時,怎麼不順便講一下織田信長燒打延曆寺或是大東亞戰爭時的國權至上舊事?反正一樣牛頭不對馬嘴啊。

    當你在講找黑衣人趕地主走時,怎麼不提一下「地上げ屋」?怎麼不提一下黑道用向建築工地抱怨形態恐嚇的「絡み屋」?還是你覺得日本過去也有這些鳥事,所以台灣也有這些就剛好?

    為什麼地上げ屋和絡み屋會成立,就是因為日本在不斷的錯誤中知道了在國權和公共權利中,找出保障公民權利的最大平衡點。日本在反省和成長中,建立起今天的價值。這就是我為什麼說你前面牛頭不對馬嘴的原因。你怎麼不拿繩文時代的日本跟今天的台灣比較?要說八十年代,你怎麼不說台灣那時候還有江南案?

    欠回國服務的學子一個道歉喔?我之前的四年多,就是回台灣服務。我不知道什麼叫高什麼叫低,但是我曾經為了台灣付出,無償作了近一年的義工,這樣有沒有資格說話了?還要不要道歉?至於你覺得我自覺「唯有讀書高」,歹勢,你哪個眼睛看到我這麼講?價值和學歷一點狗屁關係都沒有,不然的話,台灣不會被一群高學歷的假貨帶到今天的反動境界。

    能把台灣和3、40年前的日本相提並論、並用同一個標準來看,看來你對這個您熱愛的國家的看法,可能比我的「幹你娘」還不堪。

    對了,三里塚抗爭的民宅,現在還有一戶在成田機場跑道群的正中央。

    2012年3月29日 上午7:00
  2. 806047 said...

    我非常認同我同學的回應,看來你必須回日本重修歷史,還有請不要把日本80年代的事來跟現在的台灣比,請問現在的總統是"偉大的蔣總統"嗎?

    2012年3月29日 上午8:09
  3. yu john said...

    發表無意義的評論,你哦真的很無聊嗎 去幹你娘拉 狗屁不通 牛頭不對馬嘴 趕快去幹你娘

    2012年8月21日 上午2:42
  4. 我只是個誘餌~~~ said...

    原PO腦袋裝大便拉!!!

    2013年1月1日 上午7:41
  5. antithesis said...

    感謝各位厲言指教,小弟與有榮焉 :)

    2013年10月29日 下午5:24

Leave a Response